全搜索首頁 hotbuy 視頻 圖片網 更多» 專題 評房網
hotbuy  »  新聞資訊  »  正文

探訪“高冷”久馬高速建設現場:爬20米喘半分鐘,回鋪草甸300萬平米

2020-10-29 08:25   來源: 紅星新聞   編輯: 董樂   責任編輯: 馬蘭

最低海拔3070米,最高海拔近4000米。久治(川青界)至馬爾康段高速公路(簡稱久馬高速)項目,作為川西北首條高速公路出川大通道,其建設難度不言而喻。

10月27日,記者來到久馬高速項目沿線施工現場,高原缺氧,現場施工人員爬坡20米,要緩一會兒才能説出話;氣温低,一年最短僅有5個月施工期;再加上高原凍土、脆弱的生態環境,久馬高速的建設面臨重重難題。

缺氧

施工現場配置移動式供養設備

“蜀道難,難於上青天。”李白的詩句,展現了川人出蜀的艱難。然而隨着科技的發展,近年來,四川開闢了多條出川高速公路大通道,然而在川西北卻一直少有建樹。

不説其他因素,僅海拔這一項便讓多數人望而卻步。全線海拔超過3000米,近半線路海拔超3500米,在查真樑子山,記者下車爬坡僅僅10米,就出現喘氣、心跳加快等情況,還有些頭暈。

施工現場

“由於海拔高,施工人員上來開工作業前,都要先休息兩天。”據久馬高速龍日壩代表處副處長閆忠介紹,由於海拔高,施工以機械為主,儘量減少人工。同時,為了應對高原缺氧問題,在查真樑子隧道施工現場還配置了移動式供養設備。

“缺氧讓許多施工人員產生高原反應,我們爬一個20米的坡,有可能要緩30秒才能説得出話。”用四川交投藏高公司久馬高速神座代表處副處長劉根的話説,久馬高速是條不折不扣的高海拔高原高速公路。

高寒

一年分兩季:冬季和“大約在冬季”

海拔的升高,意味着氣温的降低。久馬高速沿線年均氣温1.4°C,極端最低温-36°C。晝夜温差大。

10月27日,在前往“海子山橋隧羣”施工現場的路上,剛剛還豔陽高照的天空,突然下起了冰雹,沒一會兒便轉變成雨夾雪、大雪,同行人員中,有的還穿着短袖,還沒趕上增添衣物。

“用當地人的話説,這裏一年分兩季:一個是冬季,一個是大約在冬季。”四川交投藏高公司久馬高速總經理方仁義描述道。

王家寨互通作為久馬高速四川段段終點,是全線5個共執行工程中唯一一個非橋隧工程。“受氣温、汛期影響,這裏每年只有5個月的施工時間。”據久馬高速刷經寺代表處副處長劉宏介紹,王家寨隧道地處經梭磨河谷地區,有效施工場地狹窄;具有高原高寒、氣候温差大的氣候特點,夏季3個月受汛期影響有效施工日期極短,冬季11月至來年3月,由於天氣寒冷也無法滿足施工需求。

穿“棉衣”的混凝土罐車

“按照相關要求,氣温低於5攝氏度,施工現場便需要停工,但如果是隧道施工,採取有效保温措施下,可以保證隧道温度維持在10攝氏度左右,以滿足施工需求。”方仁義告訴記者,面對“海子山橋隧羣”這樣的“卡脖子”工程,必須保證隧道全年處於施工狀態,才能讓工程按期完成。

神座隧道進口

除了隧道保温,為了同氣候搶工期趕進度,記者在現場看到,料場內壁掛滿了暖氣片,旁邊燒着鍋爐,一輛輛混凝土罐車穿着綠色的“棉衣”,據劉根介紹,這些都是為了保持混凝土原材料的温度,在攪拌時採用熱水,用穿了“棉衣”的混凝土罐車運至工地,保證混凝土質量。

凍土

採取排水、換填,區別於青藏鐵路凍土處置

高原建設,一個難以避開的難題便是高原凍土。

28日一早,窗外的高山草原披上了白色外衣。司機師傅説,昨晚下了一夜雪,如果不快點出太陽的話,路面結冰就不好走了。

道路尚且如此,施工工地上更加容易結冰。久馬高速全線處於3000米以上,有些地區甚至在6、7、8月仍會降雪,極低的氣温,高原凍土是道路施工必須克服的難題。但由於具體情況不同,青藏鐵路沿線高原凍土的處置方式並不能照搬。

“青藏鐵路採用熱棒不讓高原凍土融化從而影響鐵路安全,我們採用的是排水法,讓這些容易產生凍土的區域水流走就行了。”閆忠告訴記者,由於凍土一般發生在水草地,排水量比較豐富的地帶,所以採用排水的方式進行處置,能有效解決凍土問題。

久馬高速全線的路線平面圖

紅原地區海拔處在3300米至3600米間,主要為季節性凍土,凍土深度大約在1.5米-2米深,部分地區凍土深度超過2米,針對不同深度,施工採取不同的施工工藝。

保護

回鋪草甸約300萬平方米

一路往青海方向走,347國道兩邊的犛牛、馬匹在自由的奔跑、吃草,泛黃的草地、潔白的雪花構成了一幅優美畫卷。如何不讓“這幅畫卷”被破壞是久馬高速建設中的大難題。

草甸存放區

“我們在查針樑子山另一邊有一個原生態植被恢復試驗基地,為了將高速公路建設對高原環境的破壞降到最低,採取了草甸集中堆放、養護、回鋪的方式,最大力度保護草甸。”據方仁義介紹,高原草甸的形成需要成百上千年,一旦遭到破壞很難恢復。通過這樣的方式保護草甸的同時,也讓施工後的裸土植綠工作變得簡單。

記者在試驗基地看到,草甸被切成20多釐米的正方形,整齊的堆放在一起,通過噴淋系統定期澆水。在久馬高速施工沿線,不時便可看到草皮移植堆放區,目前這項草甸剝離再回植的工藝已在全線進行推廣。據統計,整個久馬高速項目預計將回鋪草甸約300萬平方米。

久馬高速作為四川首條高原生態環保示範高速公路、四川首條高海拔高原高速公路,其建成後將成為連接成都與西寧,四川與青海、新疆等地的重要組成部分。“也是連接大西南與大西北的重要交通通道。”方仁義説。

紅星新聞記者 閆宇恆 攝影報道

網友跟帖僅表達其個人看法,並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請理性評論、文明發言,勿發佈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

本日 本週 本月
關注排行